来自 牛蛙彩票资料手机端 2019-01-11 13:36 的文章

门忽然被打开一股带着冲天魔气的刀芒轰然坠落

 最中间的乃是一名面相严肃的老者,穿着一身云纹锦袍,一头白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看其模样便是那种极其刻板严肃之人。
 
    他身上不带丝毫的气息,但任千里站在他的面前,却是不自觉的弯下腰。
 
    哪怕就算他现在已经成了北燕的大将军,他也仍旧忘不了昔日在方金吾门下学武时,方金吾的严苛。
 
    而方金吾的左手边乃是一名有着武道宗师境界的中年人,乃是皇甫氏的皇甫维明。
 
    他不是来帮着方金吾对付楚休的,而是当说客的,也算是给楚休一些压力,让他放人。
 
    北燕之地的老人就那么多,极北飘雪城老祖骗了他们这么多年,其实早就已经死了。
 
    余下跟方金吾关系还不错的,便是燕西平遥皇甫氏的老祖了。
 
    所以听闻这件事情后,皇甫老祖也是派了皇甫维明前来,表明态度。
 
    一名武道宗师就已经足够了,这点小事,或者是方金吾的人情还够不上让皇甫老祖亲自出手。
 
    而方金吾身旁的哪一位则是一名神态衰老,满脸皱纹横生的老和尚,穿着一身略显破旧的僧袍,虽然也有着武道宗师级别的实力,不过气息却是已经开始衰弱,能够感觉到明显的老态。
 
    此人乃是方金吾的好友,大光明寺菩提院老僧净远,乃是菩提院上一辈的高手。
 
    净远跟方金吾其实是同辈人,甚至他比方金吾还要小一些。
 
    只不过他可不是真火炼神境,所以现在也是显得衰老无比,看上去甚至要比方金吾老得多。
 
    大光明寺内,凡是寿元将尽的武者几乎都会选择闭关隐修,每日里都只会做两件事情,一个是指导一些刚入门的弟子武功,还有一个就诵读佛经,编撰和休整一些武功。
 
    在这安静祥和的气氛之下,大光明寺的武道宗师在年老之后通常都能够寿终正寝,活得要比其他门派的武道宗师长得多。
 
    就好似这净远一般,他寿元便接近三百岁了。
 
    虽然理论上武道宗师能够活到三百岁,不过大多数都因为旧伤复发,或者是身体在练功时留下了什么暗伤,活的远远比这个数字少,而大光明寺的武道宗师,却是能有近半都活到寿终正寝。
 
    净远已经能有十多年没有出过大光明寺一步了,但这次是老友想邀,净远也愿意为他破例一次。
 
    只不过净远并不是带着大光明寺的身份来威逼楚休的,他只是想要在中间做一个和事佬而已,让双方都冷静下来。
 
    他知道方金吾的脾气不好,也听说楚休的出手狠辣。
 
    所以他也只是想要劝住对方,尽量让楚休不要动手杀人,他也不希望自己的老友在这种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
 
    “见过师父,净远前辈。皇甫兄,没想到你也来了。”
 
    任千里恭敬的打了一声招呼,不过还没等他继续说什么,方金吾便冷哼道:“废物!
 
    你这个大将军也是越当越回去了,你之前不是还跟我说,你在北燕军方权势有多大,结果现在却是连你的师弟都保不住,你这个大将军当的还有什么意思?”
 
    任千里憋的面色通红,他就知道,自己这位师父可是从来都不讲道理的。
 
    不过任千里也只得小心翼翼的辩解道:“师父,不是我不想救师弟,而是我那时候根本就没法去救!
 
    楚休的镇武堂有他跟祁连寨的‘赤面天王’庞虎,还有阴魔宗圣女梅轻怜,三位武道宗师在,我根本就没法强抢。
 
    况且镇武堂是陛下亲自决定建立的,地位不在我镇国五军之下,我也没办法去命令那楚休啊,真的闹僵了,那就是北燕朝廷之间的自相残杀,陛下会不喜的。”
 
    方金吾又是冷哼了一声道:“顾忌这顾忌那,你这个大将军当的如此憋屈不爽利,还不如跟我回空山谷闭关修武!”
 
    任千里被方金吾怼的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他心中更是憋屈至极。
 
    明明是陈金庭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怎么师父光骂起自己了?
 
    而且让任千里回空山谷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丈夫生来世间,求名得利。
 
    在北燕朝廷,他是万人敬仰的大将军,统领北尉军,威风堂堂,不可一世。
 
    虽然说回到空山谷,他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避免那些勾心斗角,专精武道,但任千里却已经不愿意去过那种苦修的生活了。
 
    一旁的净远劝道:“方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训斥任将军也是无用,赶快去镇武堂,把人带回来吧,以免出了什么岔子。”
 
    听到净远这么一说,方金吾这才冷哼了一声道:“带我去镇武堂!”
 
    任千里松了一口气,立刻带着方金吾等人走向镇武堂。
 
    这段时楚休跟方金吾这一脉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就算燕京城内的人不认识方金吾,不过能让任千里堂堂一位北尉军大将军亲自带路的,除了方金吾还会有谁?
 
    一众人顿时来了精神,跟在他们的身后向着镇武堂走来。
 
    此时镇武堂内的楚休也是得到了消息,早早便在那里等着了。
 
    不到半刻钟,外界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天空中顿时乌云盖顶,甚至隐约有着雷声咆哮闪动,骇人无比。
 
    方金吾站在镇武堂外,一脸的阴沉之色,好似这阴沉的天色一般。
 
    周围其他没见过真火炼神境强者的武者都是纷纷惊叹不已。
 
    一念之力便可影响一方气候变幻,这种威势简直是神乎其技一般。
 
    看着紧闭着大门的镇武堂,方金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
 
    他敢肯定,楚休知道他来了,结果现在却是连门都没有开,这种无视一般的态度让方金吾很愤怒。
 
    他向前一步踏出,无形的波动向着前方蔓延着,直奔镇武堂的大门而来。
 
    眼看着镇武堂的大门便要被轰碎,门忽然被打开,一股带着冲天魔气的刀芒轰然坠落,将那股波动彻底挡住。
 
    楚休踏出门外,冷笑道:“方老前辈好大的火气,你来人家作客,便是这么敲门的?”
 
    方金吾冷声道:“作客?我可不是劳什子来作客的,楚休,你抓我弟子,还逼得老夫亲自来此,你当真以为老夫的脾气那般好吗?”
 
    楚休冷然道:“方老前辈,叫你一声前辈,是因为你的年龄辈份摆在那里,但你莫要太过分!
 
    你那弟子干了些什么,你难不成不知道吗?在燕京城内当众辱骂我不算,还打伤我手下的人,还讲不讲王法,讲不讲规矩了?”
 
    方金吾面色冷冽:“我的弟子做错了,自有我来教训,你一个小辈竟然还想让我来亲自要人,胆子当真大到没边了,让魏书涯来还差不多!”
 
    方金吾愤怒的其实不是楚休抓了陈金庭,而是他竟然胆大到让自己亲自来要人。
 
    作为老一辈的武者,方金吾的性格其实也是死板的很,在他看来,楚休就算是在江湖上的名气再大又怎样?依旧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辈。
 
    隐魔一脉当中,也就只有魏书涯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跟他相提并论。
 
    甚至别说是楚休,就连北燕军方第一人,北宫百里他都没放在眼中。
 
    原因很简单,北宫百里虽然实力强大,但年龄却是并不算大,起码跟方金吾比是小辈。
 
    这种以老为尊,以为自己辈分大便
    但眼下亲眼看着楚休竟然跟方金吾这位老牌的真火炼神境强者在这里硬刚,众人也都是心中惊骇的很,暗道这楚休的胆子果然是大的很。
 
    方金吾此时更是被楚休刺激的怒意勃发,他指着楚休怒喝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楚休也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就在这时,那老僧净远站出来,一步踏出,气机却是精准的踏在了楚休跟方金吾的中间,一股平和的佛光散发而出,竟然让两个人之间那股剑拔弩张一般的气势消散了不少。
 
    就凭净远现在的力量,他别说是跟方金吾比,就连楚休他都敌不过,但他却是能够精准的只用一步和轻微的力量便打断了两人之间那针锋相对的气机,这老和尚在武道之上的造诣可是不弱的。
 
    “二位不必这般,凡事都好商量不是吗?”
 
    净远双手合十,口诵的一声佛号道。
 
    方金吾还算是给这位老朋友的面子,他没说什么,只是停下了身上四散的狂暴罡气。
 
    楚休眯着眼睛问道:“大光明寺的和尚?之前我跟你们妄念禅堂的虚渡首座有过约定,我不会随便出手,但前提是最好别有人来惹我。
 
    这件事情的始末相信大师你也都看到了,谁对谁错,大师的心中难道没数吗?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今天大师在这里倒是说说,这事情的是非对错到底应该如何?”
 
    听到楚休这么问,净远也是一时语塞。
 
    说实话,按照道理规矩来,这件事情的确是陈金庭做到不对。